<form id="ptdzj"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ptdzj"></form>
      24小時新聞熱線:0757-83808380

      佛山在線

      禪城老街新面貌 攪動濃濃街坊情

      以前,石灣鎮街道社頭坊片區是有名的水浸街,到處都是爛石板路、屋瓦殘破、電線亂拉的景象。如今,破敗蕭條的感覺不見了,環境煥然一新,居民幸福感與日俱增,還吸引了藝術家進駐。老街坊也開始鐘情回到這里,喜歡漫步舊街老巷、拍照留影、追憶心中想念的人。

      社頭坊地處南風古灶街區,緊鄰石灣公仔街。在歷史的進程中,地處小小一個角落的社頭坊,似乎并不被很多人知道。其實,在時代變遷中,它從來不曾缺席。

      老街大改造

      告別水浸街 彰顯文藝范

      幾天前,家住社頭坊的老居民何溪走出家門口,愜意地欣賞起雨后放晴的景色。他家就在社頭坊入口的大斜坡附近,一出門口就能看到靚街景。

      “要是在一年多以前,哪有這種心思。”何伯說。在石灣,社頭坊等地的內街是出了名的水浸街黑點,每逢刮風下雨都讓街坊們擔驚受怕。

      如今,居民的心情已截然不同。作為禪城區首批內街小巷改造提升項目選點之一,社頭坊片區長期困擾居民的痛點問題已被一一解決。

      通過改造提升工程,施工人員在這里鋪好了地下管網,進行了排水大改造。“我們足足花了2個月來鋪設管網系統。需要逐條巷子把原路面挖開,清去舊時亂接的排水渠,接上雨污分流的管道。”工程相關負責人陳錦源表示。

      煥然一新的社頭坊片區,吸引了不少游人前來一覽景色。

      這里動輒數百斤重的青石板被特意保留下來,待裝上管道后又重新鋪回。“起!”四五人一組抬起青石板,穿行在窄巷中,成為施工時的獨特景象。原本亂搭亂拉的電纜,也被移到了地下。

      原本的各種違建、野樹也得到整治,換上翠竹、桂花樹等綠植;老屋外立面進行了防水處理,磨走青苔污垢,補好縫隙,再刷上防水漆。房屋露臺得到統一修葺,外墻也重新粉刷;沿街還新裝上了近40盞仿古彎燈,點綴街巷。

      居民的生活,由此發生了鮮明變化。

      自家老房終于能接上污水管、家里從此有了廁所,讓一眾老街坊倍感方便。提起此事,居民梁姨就笑逐顏開。小巷的頭尾和出入要道安裝了安防設備,也讓他們倍感安心。

      社頭坊的街巷經過打通,與公仔三街、1506電商創意園相連。既留出了消防通道,更顯得四通八達、曲徑通幽。街坊們說,上世紀80年代初那種寧靜祥和的感覺又回歸了。

      進駐社頭坊的陶藝家,把工作室門前的空地打造成巷景一角。/佛山日報記者林曉平攝

      憑借改造后的環境和氛圍,社頭坊還吸引了陶藝家進駐。在工作室門前的空地,擺放著造型別致的各式瓷器、根雕、花草作物,儼然變成一個文藝空間。

      “以前,沒什么事都不想進來。現在可不一樣了,住進這里倍覺環境干凈、空氣清新。”居民冰姐說,她的祖屋斜對門有一家畫室,巷口則有陶藝家進駐,街巷的人文氣息提升不少,她笑稱,自己與藝術家為鄰,“連藝術感都似乎增加了”。

      人情味道

      修舊如舊 激活記憶

      亮堂又整潔,老街美了,人們心底的記憶和情感也活了。

      去年3月,南風古灶街區組織了一次老街坊聯誼活動,當中就有石灣老街坊、攝影發燒友霍偉權。他在這里長大,十幾歲時隨家人搬至外面商品房居住。上個月,他特意來社頭坊逛了一回,用鏡頭重走兒時路。

      石板路、趟櫳、灰磚一如往昔,房屋鱗次櫛比……內街小巷的改造提升基本“修舊如舊”,霍偉權轉悠慢行,回想記憶中老街內的寧靜祥和、人情味道,每一條小巷都承載著豐富的意義。

      居民的老房子門口,統一安裝了式樣相同的鐵質欄桿。

      石灣有句老話,“九霍十三潘”,說的是兩個歷史悠久的氏族大姓。其中霍氏一族在社頭坊、鎮崗一帶子孫綿延,遍布前巷后街。據霍氏族譜相傳,清末社頭坊還出了一位秀才霍弼南,他正是“社頭霍”的“大太公”。

      而社頭坊這里原本有個霍氏大宗祠,曾繁盛一時,但早已拆除、消失不見。家族大人物的那些傳說,也已式微湮沒。

      不過,往事并不如煙,老房逸事仍有跡可循。紅衛社區一帶僅存的幾間百年老屋,就藏身社頭坊中。街坊東哥介紹,老屋都是南北朝向,格局方正,一座三進,中間有天井、設主廳,兩邊建筑呈上揚之勢。

      社頭坊76號便是老屋之一。打量房子外觀,不覺顯山露水。但細看可發現,橫梁上已褪色的雕花仍顯精致生動,左側外墻上的壁畫依稀可辨,不禁讓人對老屋故事遐想連連。

      社頭坊的兩座水井,在整改工程中都保留了下來。在68號民居附近的井邊,還新設了一個手動抽水泵,往里面先倒些水,拽動把手,清澈的井水就會從泵口源源不斷地流出來。

      “我記得,小時候水井處總是非常熱鬧。”霍偉權說。社頭坊片區在上世紀80年代初才通自來水,在自來水還沒有接入每家每戶的時候,這里的兩口水井,就是老街生活勃勃生機和煙火氣的象征。

      社頭坊片區的水井,是老街生活勃勃生機和煙火氣的象征。

      水井邊的生活畫面,給霍偉權留下了深刻的印記,回想起來,他說耳邊仿佛還能聽到三五小兒嬉鬧聲、大人吆喝吃飯的喊聲、街坊在旁洗米洗菜的嘩嘩流水聲。

      親情、友情、街坊情交織的一幕幕浮現眼前。霍偉權說,以前鄰居分外親近,不分你我。但凡誰家小孩在班上打了架,誰家小年輕走到了一起開始拍拖,第二天準保“周街都知”。

      歸來仍是少年

      流金歲月 陶瓷情緣

      習慣了小車代步的日子,44歲的霍偉權說,已經有30年沒有回來社頭坊認真看看。自己近三四年之所以玩起攝影,與內心漸濃的念舊懷舊之情有莫大關系。

      老街坊何溪一邊向記者介紹,一邊翻開泛黃的工作舊照。他對相片上很多人與事已經淡忘。唯有一張,因他和同事身穿印著“建華”二字的龍獅隊隊服,讓他一眼辨出。看著照片,何伯介紹他退休前是建華廠的職工,眼里透出神采。

      和霍偉權、何溪一樣,街坊們回憶起舊時歲月,石灣陶是繞不開的一個關鍵詞。這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記憶,和他們的生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。

      舊時,在石灣,制作石灣公仔、日用陶器、陶瓷花盆等,曾分屬于不同的行當,陶工們散布在一些陶社和作坊里。1956年是個分水嶺。當時,石灣陶瓷業完成公私合營改造,紛紛整合成廠,從此邁入工業產業快速發展的新時期。

      霍偉權說,跟隨石灣陶從民間生計變成產業、一路高歌猛進的腳步,他父母那輩人是參與者、見證者。作為家中頂梁柱,霍偉權的父親進入石灣搬運站后,從最辛勞的搬貨工做起,天天拉大板車搬陶器,任勞任怨。到長子霍偉權出世時,他已打拼至隊長崗位。后來更當上業務員,目睹成批成批的石灣陶瓷產品,開始銷往大江南北。

      霍偉權的媽媽則在日用陶瓷廠工作。廠不大,但媽媽總會從廠里“淘”來各式產品。略帶瑕疵的合格品留作自用,而優等品拿來作為手信特產送贈親友。在瓷類磚類商品還比較緊缺的七八十年代,這讓一家人都備感臉上有光。

       俯瞰改造后的社頭坊片區。

      “談戀愛那會兒,我時不時以石灣陶瓷做禮,才能博得老婆一家人的歡心。”霍偉權笑道,精美實用的石灣陶器,正是他喜獲良緣的“紅娘”之一。

      不僅父母,他們全家人都是分屬不同崗位的陶瓷行業一線工人。每天傍晚爸媽下班返家時,同屋共住的三叔和四叔出門上晚班、開工燒窯;小時,每至放假,霍偉權喜歡隨媽媽回廠消磨時光,在媽媽嫻熟的手法下,陶泥團變成一個個陶煲蓋子和煲身……這些畫面早早在他心內生根發芽、不斷滋養他的陶瓷夢。

      上世紀90年代,年輕的霍偉權也當上了一名陶瓷廠車間技術員,身處朝氣蓬勃的石灣陶瓷行業,他見證了行業生產規模達到空前盛況。

      在霍偉權的記憶中,拼搏勤奮、樸實低調,是從爺爺一輩就流傳下來的良好家風。為了傳承精神和故事,他說會一直為社頭坊舉起相機、拍照記錄出一份力。

      原標題:老街新面貌 攪動濃濃街坊情

      禪城區首批內街小巷改造提升項目石灣社頭坊環境煥然一新

      來源|佛山日報

      文|記者林曉平

      圖|記者符詩賀(除署名外)

      編輯|何欣鴻

      日日橹狠狠爱欧美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